邓亚萍:最巅峰时刻选择退役终获得剑桥博士苦尽甘来无遗憾

有时候她不想练,撒娇一样待在旁边,爸爸也不恼,而是让她好好休息,过一会再练。

她想要和小伙伴滑旱冰,随着天色越来越晚,小伙伴都回家了,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总是早早达到训练场,等到人走了之后,她还固执地在里面练习,直到精疲力尽,她才放松下来,手撑着球桌大口呼吸。

但是邓亚萍忍住了,她迈着灌铅一般的腿,用最大速度冲上前,接球然后打回去。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练到很晚,等到月亮高高挂在天空,邓亚萍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宿舍。

当时,邓亚萍被萨马兰奇提名奥委会委员,这对于邓亚萍是机会,也是天大的挑战。

起初,她是带着翻译,但是翻译总要慢半拍,等她理解了这个议题,却马上出现了下一个议题。

她把自己泡在图书馆里,把头埋在英语书里,不过看了几分钟后,邓亚萍便开始犯困。

住在当地的家里,可以和他们进行交流,邓亚萍也对这一场“旅行”抱有很多信心。

但意外的是,寄宿家里的人并不喜欢说话,虽然老天太在家里,但是两人交谈甚少。

每次出门,她总是逼着自己说英文,虽然说出来很蹩脚,还要接受别人戏谑的目光。

随着每天灌输式的学习,邓亚萍的英文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她听得懂,还能说出口。

有次和老太太交流,对面的人表情非常惊讶,挑了挑眉似乎在赞赏她的英文能力。

儿子不好好练习,邓亚萍便在旁边鼓励,等儿子听的甜话多了,便开始上手学习。

不过他知道哭是没用的,不知道哭了多久后,他才重新拿起乒乓球拍,重新练习。

这才懂得,当时的母亲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练习,才成为乒乓界数一数二的人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