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神秘人类科学家在世界上查不到他们的存在意义

1948年12月1日,一具无名男子的尸体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萨默顿海滩被发现。当法医科学家和其他专家开始检查他的尸体时,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该男子身份的信息。他衣服上的所有标签都被剪掉了,没有文件或钱包,脸上也刮得干干净净。连牙齿都无法辨认。这名男子随身只携带了香烟、一盒火柴、一包口香糖、一把梳子、一辆公共汽车和火车票。医生无法确定死因,法医学家也无法确认死者,因为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发现进展。

法医认为死亡不可能是自然原因,并认为他很可能死于中毒。虽然在该男子的尸体中没有发现任何有毒物质的痕迹,但该案的调查人员的反映毫无根据。在调查的更深入阶段,在他的一个口袋里发现了一张标有“Tamam Shud”的纸。事实证明,这是奥马尔·卡亚姆的诗集的一个极为罕见的版本,标题可以翻译为完整的,完成的东西。这使得调查更加复杂化,然而调查已经进行了70多年,原因尚未查明。

1971年11月24日,一名以丹·库珀的名义买票的男子登上了一架从波特兰飞往西雅图的飞机。他带着一个黑匣子。起飞8分钟后,库珀给了空姐一张纸条,上面说盒子里有一枚炸弹。据称,他劫持飞机索要赎金,并要求20万美元、两套降落伞和飞行员在西雅图为飞机加油。空乘人员将其全部移交给飞行员和当局,他们在西雅图着陆加油,当时库珀要求关闭机舱内的灯以避免可能的狙击手射击,库珀的所有要求都得到满足,他在西雅图释放了所有乘客,只留下空乘人员和飞行员在机上。大约40分钟后,飞机再次起飞,过了一会儿,库珀命令机上所有人员留在驾驶舱内,他自己打开舱门,带着降落伞跳伞。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人们进行了大规模搜查,但不幸的是没有结果,没有目击者,这名男子几乎消失了,他们搜查了他50年,但没有任何结果。1980年,在哥伦比亚的一条河里发现了一堆褪色、破损的20美元钞票。这使得研究人员相信库珀很可能掉进了河里,尽管仍然没有他的踪迹。

1828年5月26日,在德国城市纽伦堡的一条街道上,人们看到一个陌生人。他无法解释自己是谁,回答所有问题时都说“我不知道”,他不断重复记忆中的单词,说他想成为一名骑兵,就像他父亲一样。当这个孩子被带到警察局时,他设法写下了自己的名字Caspar Hauser,但人们无法从他那里获得更多信息。在他的搜查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装有两张纸条的信封,第一张纸条是男孩的监护人写的。信中说,豪泽于1812年从一个不知名的女人那里接受教育,此后一直被关在地下室。第二张信封是豪泽的母亲在与儿子分居前写的。她说,他的父亲已经去世,她没有必要的手段来抚养他。她要求有某个未来的守护者照顾这个男孩,在他17岁时将他送到第六骑兵团后,人们看到了他长期监禁的结果——他只吃黑面包和水,他称所有动物为马,可能是因为马是他唯一的玩具,所有的人都是男孩。但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发展很快,掌握了新的语言。多年来,他有几个监护人,每个人都非常负责任的抚养小豪泽,但不幸的是,1833年,他死于一个不知名的人的袭击,即使是现代科学家在研究他的DNA后也无法确定这个人到底是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