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的来信

1983年,一位老人的来信,信的内容惊呆了众人,迅速找出了一号绝密档案。几日后,信件内容被证属实,工作人员连忙带着这份档案前往了山西的偏僻小村庄。这个老人到底是谁?信内又写了什么内容,还必须启用一号档案?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山西日报》的言论是错误的,人民币上的‘中国人民银行’并非冀朝鼎所写,还扬言只有自己知道真相。”此言一出,打破了众人的常识,冀朝鼎所写的六个大字,在当时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存在了,这样颠覆性的信件,无论真假都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众人惊觉流传已久的真相居然还没有盖棺定论,只可惜无论是冀朝鼎还是流传中的人物都早已去世,没了铁证,而这封来信就成了解开未解之谜的关键。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印制管理局局长陈明光带着几名鉴定专家和原稿,匆匆来到了太原郊区的阳曲县。事实上,马文蔚不仅擅长金融领域,在书法界也是人尽皆知的奇才,尤其擅长隶书和魏碑,这也是行长看上他的根本原因。“中”马文蔚几笔就写出了一个漂亮的中字,行长兴奋不已。接下来共十九个汉字,各个都惊艳了行长,可他还是有些不大满意,就把让马文蔚回去好好练练。马文蔚知道有这样的笔,又是领导安排,于是回家就写了个痛快。只是,那时的他还蒙在鼓里。直到1955年,第二版人民币发行之后,他才知道那些汉字的意义,能得此等殊荣,荣幸之至。作为金融界的翘楚,他也明白人民币相关的信息必须要保密,于是也就选择了将这件小事隐藏了下来,心照不宣。《山西日报》的张冠李戴,这事无关虚荣只关真相,再加上四十多年的保密期已过,马老爷子才决定出山。让女儿写了封信告知事情原委。即使过了几十年,马老爷子提笔的手依然苍井有力。不出一会儿,就按照要求规定写下了十九个字。和绝密档案中的字相差无几,经专家鉴定,刚刚马文蔚口中的故事成为了铁上钉钉的事实。1984年,中国人民银行在仔细研究之后,为马文蔚正名,并发放了2000元的奖励,阳曲县的支行也赠与了500元以表谢意。马文蔚清贫的生活有了些好转,气色也好了不少。就在慕名而来的富商们前来求字时,马老都选择了闭门谢客,尊崇了自己的文人风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